对于亵渎中国传统文化的作品我们只能说“不”

  郭庆祥(右)早年经常和画家吴冠中在一起探讨艺术创作。

对于亵渎中国传统文化的作品我们只能说“不”

  从上世纪80年代末算起,万达从事艺术品收藏至今快三十年了。这么多年来,伴随着中国艺术市场的发展,我们也一点点成长了起来,收藏的艺术品也从国内扩展到了国际,逐步积累了自己的一套收藏经验。

  万达已建立专家智库 严格规范收藏艺术品

  记得在刚进入艺术品市场时,迷信过一些国内至今也很知名的所谓“鉴赏专家”“市场专家”,在他们的“点拨”和“指导”下,我们也曾买到过影响力很大而实际上不入流的“名家名作”,也曾买过流水线复制的商品画。今天看来,这种经历和教训能让我们快快成长,认识到市场的水深、水浑,以及具备自身独立收藏理念的重要性。所以,在2000年左右我就首次提出了学术性收藏的理念,也就是以作品的艺术价值和作者的艺术思想作为我们收藏的基本衡量条件,这对我们收藏哪类作品和谁的作品起了一定的作用。

  时至今日,我们已建立了一个由国内外学术和市场组成的专家智库,有一套严格而规范的学术评价程序和分析指标,收藏谁的作品不是一个人能说了算的,专业团队的意见对收藏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我们只买对的,但不一定是贵的。现在社会上也有种种传言,如某画家与万达领导见面或吃饭了,万达就会收藏他们的作品。领导与画家朋友间的往来,一起吃饭聊天是很正常的社交活动,但收藏艺术品便是另外一回事了,我们的收藏是有原则的,这之间根本就没有关联。多年来,万达收藏在圈内也有了一定名气,许多画家也愿意和我们交朋友,我们也愿意和各类艺术家做艺术方面的交流,以及发展私人间的情感,但这不意味就能收藏某某的作品。如画家陈逸飞,他在世时与王健林和我都是好朋友,我们经常见面吃饭,并畅谈艺术和人生,但万达至今没有收藏过陈逸飞一件作品。

  不能盲目推崇传统绘画 要更新艺术创作的观念

  关于艺术创作,我们认为古往今来,任何一件艺术品,都会受到传统的影响,没有传统影子的艺术是不存在的。所以,现代人的艺术创作不能老是把“继承传统”挂在嘴边,这是对艺术的空谈和忽悠,要知道“继承”是艺术创作的学习过程,而非创作的目的,一些鼓吹继承传统的画家,基本上就是在山寨前人的作品,特别是有一批“国粹”派,学习绘画只靠临摹,创作也是一套程式化的表现方式,一代代临摹下来,中国画已经形成了近亲繁殖的“怪胎”。

  在临摹古人的基础上谈艺术创作,绘画的技法、技术可能会是成熟的,那些招式化的表现语言也能运用自如,但我们不认为作者对艺术就有真诚的态度和真切的感悟。说具体点,一根树枝、一片树叶的线条勾勒,一块山石、一群土坡的皴点渲染,这些都是古人已有的表现技术,你只不过东抄点、西抄点,靠点小聪明拼凑成自己的绘画模样,也就是千篇一律的把式,甚至有的人还流水线生产作品,艺术创作过程中哪里有画家本人的真情实感?留下的作品也只能是些与画家本人无关的、虚伪的文化符号。

  一些盲目推崇传统绘画的人会说中国画就是不断临摹学习前人的经验才能形成自己的风格。北宋《千里江山图》是千古杰作,此画创作时画家王希孟还不到20岁,但他20岁刚出头就去世了,他能把他之前的传统吃透吗?这又怎么解释?所以,我们认为还是艺术创作的观念问题,也是一些人对中国传统文化创造性的误读造成的!当绘画表现在不断复制中走进了死胡同时,不变就会死,为什么不早点更新艺术创作的观念呢?

  坚持自我收藏方向 绝不跟着市场乱跑

  回顾这近三十年,经历过艺术品市场的潮起潮落,万达一旦坚持自己的收藏方向后,就不会跟着市场风向乱跑,如十年前一些丑态图像横行的国内所谓当代艺术在市场上炒作“高价”时,我就著文斥之是“垃圾”,他们把民族情感演变成了民族仇恨,很多画面血腥、丑陋和庸俗,并极力丑化自己的同胞,他们这些“当代艺术”现象已经脱离了艺术的范畴,我们就不会去跟风收藏。

  社会上有称“贵圈水很深”,不管对艺术市场还是对艺术创作来说,现实情况确实如此,我们深知有许多不正常的现象,艺术已经被各种官气、匪气、匠气和铜臭气抹杀,这在我们收藏过程中是必须极力避免和反对的。画家靠谋求位置、靠市场炒作去提升影响力,我们是不认可也不参考的。